當前位置:首頁 > 統戰新聞

民主黨派成員熱議加強政黨協商

來源:中國民主同盟網站 團結報 [大] [小] 2015-03-14

在中共中央印發的《關于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政黨協商被放在各類協商的首位,足見中共中央對政黨協商的重視。“《意見》的出臺,讓協商民主走進了新的春天,也讓政黨協商走進了新的春天。”“搞好政黨協商,需要中國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共同努力,這也對民主黨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兩會期間,作為政黨協商的重要參與者,民主黨派成員對《意見》給予高度關注,認為政黨協商作為協商民主的“開路者”和“領頭雁”,充分體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黨制度的優越性,在推動“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中必將大有可為。

政黨協商是“開路者”和“領頭雁”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總指出,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是中國共產黨的群眾路線在政治領域的重要體現。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民主黨派成員對于《意見》的頒布報以極大的熱情,也多了一份期待。“從協商民主的緣起看,政黨協商應該是‘開路者’和‘領頭雁’,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臺盟中央副主席、臺盟上海市委會主委楊健指出,多年來,中共中央出臺了一系列文件,使政黨協商在我國協商民主的長期實踐中得到了廣泛而充分的發展。這次《意見》明確提出要“繼續加強政黨協商”,而且把其放在各類協商的首位,說明政黨協商在協商民主中的重要地位。

今年2月份,民革中央主席萬鄂湘在《求是》雜志撰文指出,《意見》對政黨協商機制的明確規范和要求,必將極大地鞏固和增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黨制度的獨特優勢。加強政黨協商,既有利于執政黨廣泛聽取意見和建議,推進中國共產黨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又能發揮民主黨派智力密集、聯系廣泛的優勢,這對于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具有重要意義。

農工黨中央主席陳竺指出,《意見》是首次以協商民主為主題頒發的中共中央文件,對于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不斷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做出了全面部署,對指導和推進我國協商民主長遠發展具有重要意義。“我們可以滿懷信心地說,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春天已經到來,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道路一定會越走越寬廣”。

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九三學社上海市委會主委趙雯也表示,《意見》既符合執政黨提高執政能力的需要,也符合參政黨的訴求,“我為中共中央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點贊”。

“協商民主的核心是民主,多年來西方對中國的政治和政黨制度存有疑慮,認為缺乏民主,我們總結走過的道路,發現中國的協商民主更有特色,更能講好中國故事。”民革云南省委會主委楊保健告訴記者,《意見》把政黨協商放在首位,從實施效果來看,政黨協商也是眾多協商中最為核心和最為成熟的,這也是對指責中國“一黨專政”謬論的有力批駁。

“每年約5次進中南海協商”

政黨協商,究竟怎樣協商?對于局外人來說,似乎有些神秘。

《意見》對政黨協商的形式、程序和制度做出了明確規范,對加強政黨協商保障機制建設提出了具體要求,包括完善民主黨派中央直接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議制度,健全知情明政機制,加強政府有關部門、司法機關與民主黨派的聯系,完善協商反饋機制,支持民主黨派加強協商能力建設等重要內容。萬鄂湘指出,這就確保了開展政黨協商有制可依、有規可守、有章可循、有序可遵。

“到中南海協商”,這是政黨協商最受矚目的一種形式。民進中央常務副主席羅富和說,每年民主黨派中央主要領導約有5次進中南海,就中共中央和國家大政方針、重大決策進行協商,這種政黨協商已經形成制度。民革中央常務副主席齊續春告訴記者,每次協商對民主黨派都是一次大考。為了準備8到10分鐘的發言,民革中央提前很久就著手準備、進行研究,結合會議要求和民革特色,提出真知灼見。

“作為兩屆全國政協委員,我見證了政黨協商活躍在國家政治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協商內容涵蓋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各個方面,真實感受到政黨協商開辟了一條行得通、行得正、行得好的多黨合作大道”。民建中央副主席王永慶指出。

去年5月和6月,受中共中央委托,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主持,中共中央統戰部兩次召開黨外人士專題調研座談會,這一形式一經推出便在社會特別是民主黨派成員中引發關注。這一創新也被寫入《意見》,明確為“就民主黨派的重要調研課題召開調研協商座談會,由中共中央負責同志主持,邀請相關部門參加”。

此外,《意見》還明確提出加強政黨協商保障機制建設,包括健全知情明政機制、完善協商反饋機制等。

“《意見》的出臺,讓民主黨派深受鼓舞,我們堅信政黨協商必將迎來發展的新春天。”全國政協委員、民革浙江省委會主委吳晶表示,中共中央已經做出了很好的部署和表率,希望接下來各個層面能夠“借東風、抓落實”。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搞好政黨協商,需要中國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共同努力。民主黨派在提高政黨協商水平中擔負著重要責任,但中國共產黨擔負著首要責任。對此,全國政協委員、農工黨河南省委會主委高體健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建議中共中央統戰部盡快制定開展政黨協商的實施細則,督促指導各地統戰部拿出有針對性的舉措和辦法,建立健全知情明政、調研選題、協商反饋等機制,營造良好協商氛圍”。高體健說。

提升能力珍惜協商話語權

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機制是基礎,實效是標準,協商參與者的協商能力是關鍵。沒有較強的相應的協商能力,再好的制度也得不到良性的運行,協商實效也會大打折扣。

王永慶指出,開展好政黨協商必須同時具備兩方面條件:一方面,執政黨要有寬廣的胸懷,能夠容納不同意見,聽取不同聲音,為參政黨開展協商創造條件;另一方面,民主黨派要不斷加強自身建設,擔負起決策協商、權力監督、獻計獻策等 重要任務。 民盟中央副主席徐輝坦言,“民主黨派發聲的渠道越多,發出的聲音越大,自身能力的建設的壓力會越來越大。”

在萬鄂湘看來,為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不斷提高政黨協商水平”的要求,參政黨必須把加強協商能力建設放在工作的重要位置。首先,要深刻理解和領會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中共中央宏觀戰略。其次,要善于整合全黨智慧,發揮整體優勢。第三,要加強專業性,提升協商參與的科學化水平。

陳竺也指出,要不斷提高自身協商能力和水平。“只有提出來真知灼見,別人才愿意與我們商量;只有仗義執言,講真話、吐實情,別人才會真正重視”。

“只有提出有分量的建議,我們才能不浪費在政黨協商中的話語權。”民盟中央委員、北京市農村工作委員會副主任李成貴表示,這就要求民主黨派必須進一步加強能力建設,既要有全局觀和戰略意識,也要有理論高度和基于實踐的觀察。

民革中央委員鐘曉渝表示,民主黨派作為政黨協商的主體之一,要提高協商能力,也必然對每個民主黨派成員提出更高的要求,因為在每次協商中我們代表的是民主黨派,我們的水平直接影響到民主黨派在和執政黨協商中體現的水平。

“《意見》的出臺,也促使我們在更高層面全面提升自己,特別是提高民主黨派成員的素質,加強民主黨派機關建設,積極打造參政黨智庫,從根源上克服本領危機,更好地參與到政黨協商中。”吳晶說。

 

責任編輯:沈珂

连码专家复式4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