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劇,早期譯為歌舞劇,是一門新興的綜合舞臺藝術,融歌唱、對白、表演、舞蹈、雜耍、特技和綜藝為一體,廣泛采用高科技的舞美技術,追求視覺效果和聽覺效果的完美結合。它以劇情引發幽默、諷刺、感傷、愛情、憤怒等情感,再通過演員的語言、音樂、動作及固定的演繹傳達給觀眾。

如今,音樂劇在世界各地都時有上演,但演出最頻繁和發展最繁榮的當數美國紐約的百老匯和英國的倫敦西區。像“好萊塢”與美國電影的關系一樣,一提起“百老匯”,人們便會很自然地想到美國的音樂劇。百老匯是紐約市曼哈頓區的一條大街。這條大街的中段一直是美國商業性戲劇娛樂的中心,因此“百老匯”就成為美國戲劇活動的代名詞了。雖擁有百年歷史,百老匯卻在每個時代都可以找尋到自己的標志,琳瑯滿目的經典名劇像一個個坐標,將百老匯劃分為不同的時代:20世紀30年代有《萬事皆空》,40年代有《俄克拉荷馬》,80年代有《貓》,90年代有《為你瘋狂》,而代表21世紀百老匯藝術風范的則是享譽全球的音樂劇《媽媽咪呀!》。自20世紀60年代起,英國倫敦西區的音樂劇創作表演急起直追,不時向百老匯發起沖鋒,“音樂劇中心”百老匯受到強烈沖擊。倫敦西區音樂劇更多地受歌劇和輕歌劇的影響,很少在舞蹈方面做特別突出的改進,其藝術形式是把歌劇、輕歌劇及音樂喜劇的傳統與爵士樂、踢踏舞和芭蕾進行一定程度的結合。

西方音樂劇在百多年的商業表演經驗中總結出了一套成功的市場運營手段和機制,并創作出一系列老少皆宜的優秀音樂劇目,如我們常提到的四大音樂劇名劇:童話式的作品《貓》;文學巨著改編音樂劇的典范《悲慘世界》;以美聲唱法為主,“歌劇—輕歌劇—音樂劇”過渡的典型《歌劇魅影》;女性為主的愛情悲劇《西貢小姐》。音樂劇《媽媽咪呀!》也是其中之一。

有著“世界最好的音樂劇之一”美譽的《媽媽咪呀!》,已經擁有13個語言版本,讓全球4500多萬人感受了它超乎想象的快樂表演,平均每晚在世界各地有18000名觀眾會興奮地從座位上跳起來。這部音樂劇向觀眾講述了發生在一個希臘海島上的浪漫愛情故事:單身母親唐娜的女兒蘇菲明天就要結婚了。一直不知自己親生父親是誰的蘇菲,邀請了母親當年的三個情人哈里、比爾和薩姆出席婚禮,希望借此搞清楚自己的身世。然而,事情的發展遠遠超過了她的控制,好在最終誤會煙消云散,母女雙雙得到了幸福。

說到音樂劇《媽媽咪呀!》,就不得不提到一支樂隊,因為劇中所有歌曲都出自他們——阿巴樂隊(ABBA)。ABBA是瑞典的流行音樂組合,成立于1973年。成員包括比約·烏爾法厄斯、本尼·安德森、阿格妮莎·福斯克格、安妮—福瑞德·林斯塔德。在樂隊成立前,四人分屬于不同的演唱組合或樂隊,后來本尼和安妮、比約和阿格妮莎分別結為夫妻,并用每個人名字的第一個字母組成“ABBA”這個名字。ABBA樂隊的歌曲很有旋律感,許多朗朗上口的曲目被不同歌手翻唱和進行不同形式的改編,散發出歷久彌新的魅力,遠遠超過一支普通流行組合娛樂大眾于一時的存在價值。而《媽媽咪呀!》這部音樂劇中貫穿了《媽媽咪呀!》、《舞蹈皇后》、《勝者為王》、《錢、錢、錢》以及《給我一個機會》等22首ABBA樂隊膾炙人口的經典金曲,將歡樂的人生態度傳遞給每一位觀眾。

當音樂劇《媽媽咪呀!》在倫敦試演時,沒有人知道觀眾們的反應會是怎樣。然而這一切來得如此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觀眾們給予這部原創音樂劇熱烈的掌聲,根據這部音樂劇的制作人朱迪·克雷梅回憶:“那晚每個觀眾都很瘋狂,他們離開座位,在走道上又唱又跳。”朱迪·克雷梅是一位知名的戲劇制作人,1981年曾擔任音樂劇《貓》倫敦版的舞臺經理,有著豐富的戲劇制作經驗。有一次,她被比約·烏爾法厄斯和本尼·安德森的音樂《象棋》深深震撼,并萌生把ABBA這些深入人心的歌曲編成一出劇目的想法。敏銳的戲劇觸覺讓她感到ABBA的歌中有著很強的戲劇性,她想把這些經典的歌曲用一種全新的方式演繹出來。如何把這些歌曲搬上音樂劇的舞臺,讓朱迪在構思這個音樂劇的最初十年里耗費了巨大的精力。她把劇作家凱瑟琳·強森拉進了制作團隊,為《媽媽咪呀!》創作劇本。凱瑟琳發現ABBA早期的作品風格天然、懵懂、天真,適合十幾歲的少年演唱,后期的作品加入了成熟的思考和豐富的哲理,因此故事可以圍繞著兩代人展開。而歌曲多為女性所唱,因此她把故事定位在母親和女兒身上。歌詞不能隨意改動的原則使凱瑟琳的工作變得極富挑戰性。之后朱迪又找來了菲利達·洛埃德擔任這部音樂劇的導演。盡管菲利達·洛埃德從來沒有執導過任何一部音樂劇,但克雷梅認定洛埃德是這個項目的不二人選。就這樣,三個女人把音樂劇《媽媽咪呀!》送上了騰飛的跑道。

《媽媽咪呀!》成功的秘訣不僅是作品本身在舞臺上的精彩演繹,而且創作人員甚至每個觀眾都能從故事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故事中唐娜和她的兩個樂隊朋友隱隱暗示了朱迪、凱瑟琳和洛埃德三位主創人員的形象。觀眾可以在劇中看出兩代人之間的代溝問題,以及愛情、親情、友情這些人與人之間永恒的話題。與眾不同的創作方式,輕松愉快的表現手段,讓所有觀眾既像欣賞一場聲情并茂的音樂劇,又像沉浸在一場熱鬧非凡的演唱會之中。精良的制作也使得這部音樂劇得到了廣泛贊譽。制作人朱迪將演出的成功歸功于各個領域內參與制作的合作者,“他們創造了化合反應,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精誠合作為制作中各個領域的進展提供了動力”。其中包括至關重要且需要高超技巧的布景、燈光、音樂設計和舞蹈指導。對她而言,則是“要鼓起勇氣,相信我們所做的一切——音樂、故事以及我身邊的天才。當然也要保持臨場的幽默感,隨時拿出用之不竭的精力”。但是,精力除了來自于腎上腺,更來自像音樂劇《媽媽咪呀!》這樣的富有激情的作品,富于感染力的激情可以從臺上傳到觀眾中,然后再次傳回到舞臺上,形成永不休止的能量循環和令人鼓舞的身體震顫。

1999年3月23日,《媽媽咪呀!》在英國倫敦西區愛德華王子劇院首演。演出空前轟動,各界名流蜂擁而至,與普通觀眾擠在一起觀看,打破了倫敦票房紀錄,倫敦交通為之癱瘓。2001年該劇進軍美國百老匯,至今演出了近2000場,成為百老匯演出時間最長的音樂劇之一,超過了經典《音樂之聲》。2002年,《媽媽咪呀!》一舉獲得托尼獎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劇本、最佳編曲、最佳制作五項提名,證明其已經成為全球最熱門的音樂劇之一。

2011年,由中國對外文化集團公司、上海東方傳媒集團有限公司、韓國 CJ 集團共同組建的亞洲聯創(上海)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國際版權合作的全新模式購買《媽媽咪呀!》的版權,推出中文版,讓這部歷久不衰的音樂劇多了一種“中國之聲”,中國音樂劇產業進入產業鏈上游。2011年7月8日,《媽媽咪呀!》中文版在上海首演,熱情奔放的辣媽“唐娜”變成了中國面孔,在音樂劇里講起了中文。經過上海、北京的100場連續演出,音樂劇《媽媽咪呀!》中文版吸引了13萬人次的觀眾走進劇院,收獲4500萬元票房的成績。

《媽媽咪呀!》中文版在中國各大城市演出的成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媽媽咪呀!》本土化成功的原因可以用“天時、地利、人和”來解讀。首先是“天時”。進入新時期以來,我國音樂劇事業得到了突飛猛進的發展。大量世界著名的音樂劇目通過原版引入和本土化改編被搬上了大眾舞臺,我國音樂劇市場出現了無比繁榮的局面。而原版音樂劇《媽媽咪呀!》又是這些優秀音樂劇中的佼佼者,在世界范圍內具有很大的影響力。音樂劇《媽媽咪呀!》引入中國市場時正好趕上我國音樂劇發展的大好局面,因此占盡了“天時”的優勢。其次是“地利”。《媽媽咪呀!》原版引入中國后,根據我國觀眾的欣賞水平,加入了一些富有中國特色的小插曲和元素,使得這部原創音樂劇具有了中國色彩。觀眾在觀看中文版劇目時,可以輕松地受到音樂劇感染而產生強烈共鳴,這也是它能夠本土化的重要原因。再次是“人和”。《媽媽咪呀!》中文版無論是從歌曲的唱詞上,還是在演員和場地的選擇上,都來自于中國本土。觀眾在中國的劇院里,欣賞由中國的專業音樂劇演員用中文演唱歌曲《媽媽咪呀!》時,那種親切的感覺會油然而生,不需要過多語言贅述,觀眾和臺上的演員就能達成良好的互動。

正如上海音樂學院院長徐舒亞說的:“《媽媽咪呀!》是借鑒西方經典曲目移植中國的成功案例。希望用這樣的模式推動中國音樂劇市場的發展,并在一兩年內啟發、帶動、推動我們本土的原創作品崛起。在國內,一部歌劇很少在一個城市演到十場以上,音樂劇卻有這種自然的魅力和能力。像《媽媽咪呀!》能上演 100 多場,其實也符合音樂劇自身的制作規律和市場運作規律。文化是一種形式、一種手段,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到一定時候,文化發展非常重要。《媽媽咪呀!》是一個好的范例,一種值得借鑒的模式,相信對今后的文化市場會起到啟發積極思考的作用。”

(作者單位:中國音樂學院音樂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