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次代表大會

中國民主同盟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

來源:中國民主同盟網站 http://www.zbuhvd.live日期:2012-11-23

    


    在“左”的錯誤路線主宰政治和經濟領域的形勢下,中國民主同盟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于1958年11月12日至12月4日在北京舉行。出席的代表共298人。

    這次大會的中心議題是討論如何適應形勢的需要,推進民盟組織和盟員個人的改造。會上,沈鈞儒主席代表民盟第二屆中央委員會作工作報告。他在報告中回顧了民盟于建國9年來,特別是三大改造以后到反右派斗爭、民盟內整風以來的所謂“經驗教訓”;錯誤地估計了1956年以來民盟組織和成員的政治狀況,認為“長期以來盟內存在著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條道路的斗爭”,“正確路線和右派路線的斗爭”,并違心地得出“民盟是一個資產階級性質的政黨,盟員的多數還沒有完全拋棄資產階級立場”的荒謬結論。由此,認為“國家正在加速社會主義改造,民盟目前的政治面貌和組織面貌與當前的形勢是不適應的,因此必須進行組織的根本改造,清除右派路線的殘余影響,樹立正確的政治路線和組織路線,建立接受共產黨領導、堅決走社會主義的領導核心,把民盟從資產階級的政黨改造成為接受共產黨領導的、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政黨”。報告認為:“兩條道路的斗爭,是盟在根本改造中的中心問題。”“盟的組織改造和成員的個人改造是統一不可分的,盟員的個人改造,首先要改造政治立場,同時也要批判形形色色的資產階級個人主義和資產階級學術思想”,強調個人改造“必須以政治掛帥為前提”,“拔白旗,插紅旗,改造立場,改造思想”,“跟上形勢,過好社會主義關”,主要方法和途徑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下,以政治思想為統帥,以工作崗位為基地,以參加勞動和實踐為基礎,認真地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學習毛主席的著作,經常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重視參加體力勞動”,“走到工農群眾中去,同工人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向工人農民學習”等。

    大會采用“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的手段,制造了一種政治上的“高壓”氣氛,使與會代表違心地“一致通過”了這一個給自己戴上“黑帽子”的政治報告,還通過了內容相似的所謂《中國民主同盟關于社會主義改造規劃》,作為民盟奮斗目標和工作準繩,并通過了一項各民主黨派展開自我改造的“競賽書”。

    大會選舉產生了第三屆中央委員會委員152人,候補委員38人。按照中共要求各民主黨派建立“堅強的站穩社會主義立場的領導核心”的精神,這一屆委員會在選舉中排斥了原來中央委員中的所謂“右派分子”,他們當中有的是民盟的創建人,有的是知名社會活動家和有才干的知識分子,都有和中共長期親密合作、并肩戰斗的光榮歷史。只是因為要留幾個“反面教員”,所以,沈志遠、羅隆基、章伯鈞、曾昭掄、費孝通、黃藥眠、潘光旦7人保留為中央委員;葉篤義、劉王立明、浦熙修、張廣標、費振東5人保留為候補中央委員。他們的名字在按姓氏筆畫排列的名單中,不按姓氏筆畫排列在名單的最后。

    在12月5日舉行的三屆一中全會上,沈鈞儒當選為民盟中央主席,楊明軒、馬敘倫、史良、高崇民、胡愈之、鄧初民、陳望道、吳晗、楚圖南為副主席。中央常務委員會共35人,他們是:千家駒、王德滋、田一平、劉清揚、華羅庚、吳鴻賓、李文宜、李相符、汪世銘、沈茲九、辛志超、周建人、周新民、金岳霖、徐壽軒、張國藩、梁思成、許杰、許崇清、童第周、閔剛侯、黃炎培、聞家駟、薩空了和作為“反面教員”的章伯鈞。閔剛侯擔任秘書長。1963年6月,民盟中央主席沈鈞儒病逝,當年12月,民盟三屆四中全會選舉楊明軒接任主席;閔剛侯1963年因病辭去秘書長職務,由中央常務委員會推選胡愈之兼任。

責任編輯:馮鵬飛

连码专家复式4肖